10日上午,南通市車輛管理所號牌安裝處比平時熱鬧了不少,七八輛裝有前後牌照的重型工程車等在現場,他們是按規定前來安裝“第三塊號牌”的。作為加強工程車管理的舉措之一,南通本月起開始為市區2000多輛中重型工程車加裝號牌。
  司機老付從一輛大型黃色渣土車上跳下來,把一塊新號牌交到了安裝人員手裡。記者看到,這塊編號為蘇F0618Z的“第三塊號牌”與車輛原先的後號牌一模一樣,安裝位置就在工程車貨倉的後擋板上。兩分鐘,四個螺絲上好,號牌安裝完畢。
  車管所機動車檢驗科科長王鋒說,這些工程車進出工地,原來的號牌安裝位置偏下,經常被塵土遮擋;雖然原本後擋板上噴有放大號牌,但噴碼本身不反光,夜間基本看不清,客觀上造成了此類車輛的交通違法不易被電子監控設備拍到,以致一些工程車仗著這些“優勢”開快車、亂開車,猶如脫韁野馬在馬路上造成許多交通隱患,“在貨倉高位再安裝一塊標準號牌,再也隱身不了,相當於給這些‘野馬’套上韁繩,希望能更好地約束他們。”
  老付坦言,幾趟工地一跑,車子的前後號牌基本就被泥漿遮住了,有時就會產生僥幸心理,不再那麼遵守交規,“現在號牌裝在上面,泥灰可擋不住了,以後開車必須小心了。”
  “第三塊號牌”可能勒住了“馬路野馬”狂奔的腳步,但那些沒裝的咋辦呢?在車管所附近上班的李瑤小姐有些懷疑,她說,這幾天看到一些加裝了號牌的工程車從公司門口開過,但也有不少沒有加裝號牌的工程車依然在路上飛馳,特別嚇人。
  李瑤的擔心並非沒有道理。給工程車加裝更醒目的號牌並不鮮見,省內外不少城市都做過。去年8月,南京開始試點在渣土車貨倉後蓋上安裝特製的反光號牌;今年1月,長沙也開始在工程車後部加裝放大2.5倍的特製號牌。但這兩座城市依然時有工程車傷人事件發生,“凶手”都是沒有按要求加裝號牌的“例外”車輛。
  如何保證工程車都加裝號牌,這成了“號牌韁繩”勒住這些“公路野馬”的關鍵。南通市交巡警支隊秩序科副科長周偉說,南通必須依托公司才能辦理相關工程車通行證件,所有正規的渣土車、混凝土攪拌車等工程車輛都是公司化管理,“我們跟這些公司溝通過,他們非常配合,近期都會過來加裝號牌。”
  “誰也不希望自己公司的車子在路上出事故啊。”南通金久混凝土公司總經理張勇說,現在城區路況複雜,重型車輛行駛更容易出現事故,他們平時就很註重對公司攪拌車司機的安全教育,現在加裝號牌後,又增加了對司機的約束,提高行車安全,他們很支持這個舉措,目前39輛攪拌車裡已經有一半完成號牌加裝,剩下的車輛也將抓緊安裝。
  不過周偉坦言,“有‘正規’的工程車,肯定也有‘不正規’的工程車。”南通市區還有不少外地車牌的工程車和個體戶在跑運輸,這些車輛手續不全,與交警打游擊。對於這些車輛,交警在加強巡查力度的同時,對他們進行了“收編”,去年南通市區有1000多輛“單干”的工程車或加入或掛靠了公司,接受統一管理,“我們將繼續加強監管,減少這些‘漏網之魚’。”
  “‘第三塊號牌’是管理工程車很好的一個輔助手段,但要靠這招把工程車完全管住,肯定不現實。”南通渣土車行業協會秘書長江海說,除了沒加裝號牌的“漏網之魚”,“第三塊號牌”本身也不能完全保證司機守規矩,在一些沒有監控的市郊路段,這個手段就可能失去約束作用。要讓工程車更安全地行駛,還是要多管齊下,一方面加強監管,另一方面還是要不斷加強對司機的教育,“司機本人知道了安全行車的重要比任何外在監督都更有效。”
  本報記者 季鋮 陳明  (原標題:號牌韁繩能否勒住馬路野馬)
創作者介紹

Mt Everest

vr86vrlw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