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布隆伯格的紐約》一書的作者朱利安·布拉什認為,布隆伯格把市政府視為一家企業,把市長視為首席執行官,把市民當作消費者,“最關鍵的是他把紐約當作奢侈品牌來經營。”
  《環球》雜誌記者/趙國賀
  2013年12月31日,在擔任紐約市長12年後,邁克爾·R·布隆伯格卸任。任期的最後一天,他穿了一身藍灰色細條紋的西裝,系了一條紅底白花領帶。“時間的流逝讓布隆伯格心神不寧,在即將卸任的最後幾分鐘,他一直都警惕地看著時鐘。”《紐約時報》這樣描述他離任的最後時光。
  紐約迎來了一個時代的終結——這個由首席執行官擔任市長的時代,始於“9·11”之後的黑暗歲月,跨過了恐怖襲擊、金融崩潰和颶風“桑迪”,一直到31日的午夜畫上句號。在以企業管理方式重塑紐約的同時,布隆伯格也因“什麼都替紐約人做決定”而備受爭議,更有批評者稱,布隆伯格製造了“兩個紐約”:一個是富人的紐約,一個是窮人的紐約。
  最後一天的市長時光
  這是一個告別和懷舊的日子,布隆伯格也在享受這座城市給予的謝意,人們毫不吝嗇地向他表達感謝和贊美。
  在紐約公共圖書館外,一名操著濃重布魯克林口音的中年男子向布隆伯格伸出一隻手,大聲說:“你的工作非常出色,謝謝你在過去12年擔任我們的市長。我真希望你繼續做下去。”正大步流星的布隆伯格停下腳步,開懷大笑,並與這名市民握了手。
  此前一天,布隆伯格簽署了作為市長的最後一批法案,包括在室內禁止電子香煙的法令。接近下午5點,布隆伯格站到了桌子上,他向眾人告別,周圍是他的幕僚、妹妹和小女兒。隨後,他走出市政廳,走進了寒冷的夜色中。工作人員、消防員和警察在列隊等著他,隊伍長達400米,布隆伯格經過時,有人高聲喊道,“再做三個任期吧!”工作人員放飛了三隻做成數字“108”形狀的金色氣球——他是紐約的第108位市長。
  布隆伯格說他很享受這一刻:“這樣還不開心,我就不知道什麼算開心了。”說完,他走進地鐵,刷了老年人折扣交通卡,坐4號線回曼哈頓上東區的家。一名乘客問他,對於不再是市長的一天有何期待,他回答說:“睡會兒懶覺。”
  上任的第一天,布隆伯格就是乘坐地鐵上班的,這也成了他任期內標誌性的舉動。儘管有媒體披露,他其實只坐幾站,而且有專車送到站口。不過,這個億萬富翁也算是地鐵的常客,有時他還找不到座位,只能站半個小時回家。對於卸任後的生活,他曾這樣描述:使用公共圖書館卡讀書,並重新開始戶外跑步。
  把紐約當奢侈品牌運營
  不要懷疑他的財富,《福布斯》雜誌估計布隆伯格的財富約為310億美元,足以躋身美國排名前十位的超級富豪榜。他創辦的彭博(彭博即他自己認定的中文名——編者註)公司,是世界最知名的財經媒體之一。
  但財富並沒有讓布隆伯格滿足,他還渴望權力,而自擔任紐約市長以來,他用強烈的個人風格改造了這座美國第一大都市。
  財富讓他和一般的市長有不同的做派:布隆伯格喜歡熱帶魚,於是在市政廳裝了兩個大型水族魚缸,12年來花費6.24萬美元;他經常自費出差,每次助手們陪同出行,無論是在國內還是去海外,都會乘坐他的私人飛機,這項費用12年大概花了600萬美元。
  據《紐約時報》統計,為了當好市長,布隆伯格在12年中一共自掏腰包6.5億美元,用於競選、慈善捐助和解決社會問題等;他為三次競選投入了2.68億美元,並至少拿出2.63億美元的個人資產捐獻給紐約的藝術、衛生、文化和市民組織。同時,布隆伯格拒絕了12年累計270萬美元的市長薪酬,每年只收取象徵性的1美元薪金。
  布隆伯格“大把撒錢”的管理方式讓人瞠目結舌。因為不必附和黨派壓力,布隆伯格對自己的政見毫不隱晦:“我是個白人億萬富翁、猶太人後裔,我支持墮胎、支持同性戀者權益,反對槍支自由和神創論。”
  《布隆伯格的紐約》一書的作者朱利安·布拉什認為,布隆伯格把市政府視為一家企業,把市長視為首席執行官,把市民當作消費者,“最關鍵的是,他把紐約市當作奢侈品牌來經營。”
  為了提高市民的健康水平,布隆伯格不僅推動公眾場合禁煙,還要求快餐店公佈食品的卡路里含量,並推動紐約禁售大瓶含糖飲料,這些舉措有效降低了市民的肥胖率;而自從他就任紐約市長後,紐約的犯罪率降到了幾十年來最低;在教育領域,布隆伯格也推動了多項變革,在對公立學校實行嚴格的標準後,紐約的高中生畢業率增長了39%,而輟學率降低了一半。
  紐約市的經濟在布隆伯格任期內有了較大改善。城市的土地得以重新規劃,廢棄的工業區被重新利用,大量建設高層建築。城市政策官員認為,布隆伯格令紐約的面貌煥然一新。此外,每年到訪紐約的游客從3200萬增長到了5000萬——60多年來,涌入紐約的人第一次比遷出的人多。
  “精英”市長不談貧富差距
  布隆伯格屢次公開宣稱,要讓富人涌入紐約。但在一座座高樓拔地而起的同時,紐約的生活成本也日趨昂貴,一些窮人感到自己被髮展的步伐所拋棄。一項調查結果顯示,82%的紐約人覺得負擔不起在這個城市的生活。
  紐約的經濟正以每年3%的速度增長,但許多人的實際收入停滯不前,貧富差異也以驚人的速度擴大。一份民意測驗顯示,一些市民對布隆伯格的印象是“缺少傾聽”,因此與市長有“距離感”。專欄作者比爾·凱勒對此這樣評論:“他舉手投足間會顯露出一種居高臨下的態度,這尤其讓少數族裔和工薪階層感覺他缺乏同情心。”
  在2014年1月1日的新任市長就職典禮上,繼任者白思豪將紐約當下的不平等現象描述為“一個靜悄悄的危機”,並將其與財政崩潰、犯罪浪潮、恐怖襲擊等災難相提並論;新當選的公共議政員、少數族裔婦女萊蒂亞·詹姆斯的講話,則基本是在痛斥布隆伯格的作為:“破舊的流浪者收容所,籠罩在價值數百萬美元的豪華公寓的影子下。”
  在這些批評聲傳出的時候,布隆伯格就坐在離講臺幾英尺遠的地方,他面無表情,嘴唇微微撅起。
  然而對於支持布隆伯格的市民而言,他仍被看作遠離紐約“骯髒政治”的管理者。一些支持者們甚至期望布隆伯格能走向全球,成為市長們的指導者。布隆伯格自己似乎也站在支持者這邊——他卸任後準備開設一家咨詢公司,向全球推介紐約的發展模式。
  不過,《經濟學人》並不看好“布隆伯格模式”的推廣:“他集自由主義、保守主義和慈善精神於一身,這在紐約非常奏效。但如果放到國家政治層面,布隆伯格恐怕不會得到太多選民的支持。”
(編輯:SN086)
創作者介紹

Mt Everest

vr86vrlw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